14 February, 2011

中文系:我逆流的快乐

注:这是投稿至《早报网》的文章,在重整颖姿时加以收录。

[8554] (2010-01-14)


        我是义安理工学院三年级的学生,在2010年年末将到中国武汉修读四个月的课程。这将是我第一次长期离开新加坡,可说是百感交集。

  我是在华语家庭长大的女生,因此修完中学课程后,十分向往中文媒体的发展。选择了中文系并不是一个完全没有后悔过的抉择,但是也因为如此让我看清了新加坡生活的方程式。

  就和本土发展一样,本地人要在社会立足的时候往往是向往前人走过的成功道路,总觉得万无一失。经过长年累月的思维影响,理工学院给许多人的影响是‘次等学院’的选择。而中文系也没有其他课程的长久历史,因此许多人更无法苟同该系的潜能和重要性。
  回头看过去的两年里,有许多人问过我修读什么科系。就像著名部落格女王下雪所面对的反应一样,许多人的回应都是冷淡或否定的。有些时候我会理直气壮地争取说服他们的机会,有些时候则独自思考中文系对我的重要性。
  如果快乐指数是衡量对错的一把尺,在中文系的两年里我比在中小学的十年更快乐。如果人生的充实度是衡量对错的那把尺,我认为在中文系度过的两年比在中学的两年充实得多。如果真实性是衡量对错的一把尺,在中文系度过的日子无比地真实,因为我有了人本应有的教育选择权,让我所吸收的知识最有真实性也最深刻。
  否定我的人最初虽然动摇了我的心,后来却巩固了我的立场,化成我迈进的力量。所谓“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当我在本地的生活方程式定律中,推翻了理科重要的理论、打破‘二流学府’的刻板印象后,反而看清楚自己要走的人生道路——虽然没有效仿的方程式,但却也因为如此能够留下自己的足迹,挥洒青春。
  不久前因为修读的摄影科目要求,我们一群中文系的学生到出租摄影器材到校外拍摄。当时我们搭了德士,和德士交谈了几句。听说我们是中文系的学生,就断断续续地谩骂——这科没前途!天真幼稚!薪水低!最好的还是经商科!
  当时的我们有点吃惊,但却是宝贵的一堂课。从德士司机的话中,他的人生似乎也是本地生活方程式的‘信徒’之一。其次,本地中文媒体走不出小红点,就是因为众人投了不信任的一票。就是因为如此,难得的梁导演的大胆才会得到喝彩与赞扬。他对于中文媒一票足以开拓一个属于他的市场和舞台,在中国等异乡拼出属于自己的天空。
  人因梦想而伟大,如果年轻的学生个个投入受欢迎的科系,本地的竞争力也将逐渐衰弱。因此,拥有稍似‘初生之犊不畏虎’的稚气和傻劲儿何尝不是一种发展的可能性?另外,英文有句话说Love your work and you never have to work again,说明了薪水并不是最重要的。对于工作有热忱与希望才能不断进步和为自己增值。
  如果能在遇见那位德士司机,我想问问他:“至少我对于到中文系上课的每一天都是愉悦欢喜的,那您呢?”
 
 林慧颖 新加坡义安理工学院人文学院中文系三年级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