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March, 2011

优先权 · 人权

文化是很奇妙的东西,有的时候也是‘蝴蝶效应’的最佳代表。


每天早上搭公共巴士转地铁上班时,最温馨的就是礼让的一瞬间。

这所谓的‘礼让’,不仅是让出标明为‘有需要者有优先权’的座位。因为在新加坡实施这种措施时,让出了座位也提高了人们的礼让意识。大家对于老人、孕妇等上车或上地铁都更加敏感了。

搭巴士时最开心的莫过于看到人们互让的情景——很多人在转换站下车,空位又让新乘客补上。但看到老人上车时,年轻人把位子让出,而坐在一旁的老人也帮忙拍拍位子,坐下时不会感觉到前者的‘余温’。

提出这种措施不但让年老人士等不必站着,也在潜移默化中修正新加坡人的思维举止。

谁说新加坡只是个‘fine’ country呢?


但新加坡的文明却还是不堪一击的。

说到大减价、地铁刚到站、领取免费赠品,新加坡的‘文明’便会在瞬间瓦解得干净利落。

今天读了一篇有关日本人文明处理国内灾情的报导(点击此阅读),我不禁开始设想新加坡人成为灾民后的状况:

当然,新加坡理应不会发生偷窃、暴乱等事件。至少以新加坡除了六十年代的种族冲突前科外,纪律的记录还算良好。

但休想新加坡人会安静、冷静地等待援救和情况逐渐恢复。就说不久前POSB系统故障为例,新加坡人的怨声四起,有多不方便就说到多不方便。别说是没水没电了,没有网际网络便足以让国人抓狂。走在路上,不妨看看有多少人在用智能手机吧。

至于领取配粮,我觉得起初还是需要某些团体/义工帮忙组织安排,确保人们排好队,拿分配的分量为限。偶尔应该会发生插队或不满排长龙的纷争或投诉,但大致上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由组织支配人们怎么做似乎也是本地的文化,缺乏一点自理能力。

最后,对于暂住集中地就要看新加坡政府会怎么处理了。是否会坚持人道的空间安排、有什么是‘必须’的设备、一间房是否会规定住几个人、什么种族和国籍比例呢?这些倒是未知数。部分的原因……也取决于来临的大选结果。


日本的文明让全世界各地的人民都上了一堂很宝贵的课,让我慎重地思考自己处于什么样的状况。新加坡也有让人温馨的亚文化,我相信是在仔细观察生活才能体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