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May, 2011

生日 · Birthday

“小时候同学过生日,我一定第一个写卡片给他。因为我希望我过生日的时候,我也可以收到生日卡片。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太天了,我生日那一天一张卡片都没拿到。从那一天起,我想我再也交不到朋友了。”

——06:28-07:00



最近追看这部不知道几时出版的《新兵日记》时,忽然看到以上的片段。




心里有种莫名的悲伤,似乎因为尘封已久的伤口忽然被挖掘出来,又发现伤口没有愈合的迹象。

童年开心的岁月当然有,但对我影响最大的还是一次次的创伤。

无论是上幼稚园前两天的无助与冒失,还是二年级被班导在全班40人面前乎巴掌,甚至是四年级全班同学无法接受我而公然告诉老师‘如果她加入这组,我就要离开’让我完全没有朋友……

这些老师与同学或许都忘了、或许不是有恶意的,但对我来说,那些伤口不曾愈合过。

记忆中,第一次收到卡片是生水痘的时候,回校第一天收到好多同学的卡片。

第二次是小六那年,许多同学给我意外的惊喜,把生日礼物与卡片藏在我的书桌下或是椅子上,等待我去发现。

欢喜和悲伤我都记得,而两者都是我继续改进、迈进的动力。

我不会忘记那些排斥我、欺负我的老师与同学,但也因为他们的磨炼,今天的我才不是省油的灯。但是我不能否认,那些伤口在我的成长岁月中可谓一步一脚印的深刻……

在冷不防的情况下被挖出的伤痛很心寒…… 但我会继续努力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