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May, 2011

大选结论 · GE Campaign Conclusions

群众大会等拉票过程在今晚告一段落,明天可说是近期以来难得平静的一天。

我还没到投票年龄(差得远),但这次的大选让我有很多感触。

说真的,我很讨厌新加坡的政府。但近日以来反对党掀起许多丑陋的政策和错误,我开始思考,是真的讨厌,还是一种厌倦?

至于年轻人是否有政治冷感,我相信社交网站上的趋势就是这言论不攻而破的最佳证据。以下是27日以来,我在Twitter上收集的趋势动态。(因为我没有面簿户口)




从以上趋势可以做出三种猜测:

(1)新加坡年轻人是关注本地政治与时事的;

(2)反对政府政策和作风的人民找到了发表言论及‘怨气’的平台;

(3)传统媒体选择性的报导模式逐渐失去公信力。


我觉得有些灰色地带是必须理清楚的:

(1)不支持执政党   反对党

最近我努力聆听正反两党的言论,在某程度上是为了用开阔的心认同执政党的功劳、认清他们的作风与错误、发掘反对党的潜能以及用客观的角度观察反对党。

但许多人认为批评政府的某项政策代表否定执政党的努力。我觉得这不是对错那么清楚的,可以是支持各党的某些做法,考虑并融为一体,才是政府进步的方向。

(2)各有所志,各有所好,只要行正言顺,都应接受

在网上可以看见反对执政党的声浪,也有相反的。我认为国家信约是新加坡的预言——

‘无论言语宗教,团结一致’

忽略了文化和国籍的差异,所以人们忘记接受他人的想法与国籍。

难道不同的想法不能共存吗?每个人都有梦想,怎么能强迫他人放弃呢?无论是威胁、污蔑还是没有意义的毁谤,都不是公正平等的民主社会。如果人民无法意识到这一点,谈何争取呢?

每个人都有发表言论的自由。支持反对党的人应该能体会昔日意见被压抑与过滤的痛苦,怎么在新的媒介平台上还要强迫执政党支持的声浪呢?是否应该学习尊重彼此,可以讨论但不要争吵呢?

(3)执政党的反义词不是反对党

我认为两者都有存在的必要,反对党的意思只是‘非执政党议员’,不代表是反对或者与执政党言论背道而驰的人。

在某次层面上,两者算是被媒体利用来制造话题的玩偶。


最后,总结这几天听到、知道的课题,我有以下的看法……

(1)网络的数据只是一部分的选民

有的政党、人选等在网上的支持率十分可观,但那并不等于投票率。网上的意见有大部分来自年轻、甚至还为有资格投票的年轻人。

我不觉得网上的人气代表候选人之间是能够进行比较的,尤其当两人的资历悬殊。

(2)资深候选人应该谦虚处事,而新进候选人则应敬老尊贤

我觉得资深候选人应该谦虚处事,而新进候选人则应敬老尊贤,论事不论人。

网上的八卦是必然的,但当候选人之间进行无谓的相互攻击时,我认为仅是显露人性的丑恶罢了。在竞争与压力下不能冷静而有道德地处理批评、言论等,又怎么出得了大场面呢?

(3)给人民投票的权利是一种努力,但弃权是一种侮辱与浪费

有此看法是因为选举期间,我在住家周围完全没有看到一张革新党的海报、没有见到人影、更没有收到传单。

在提名日成交竞选团队资料不是一个步骤,而是一份努力的开始。而这份努力也不是五年,只是九天。

我不能理解也不能谅解革新党缺乏斗争的态度。如果要给人民投票抉择的权利,也要给人民看到你们的一份诚意、一份希望企划,不只是写个名字。

这不是给人民投票的权利,是浪费资源与人民精力的行为,显得不负责任也令我失望。

(4)怎么投票?

我觉得支持反对党,让执政党知道人民的不悦是一种用心,虽然不能苟同但还是认同这种想法存在的重要性。如果大家居安而不思危,沉默而不求上进,是不可取的。就像在一班学生中,总要有一个最优秀的。差别是平等的代价。

但是我觉得有的反对党也需要吸取一些经验,在茁壮成长的同时不可以辜负他人的心意,不能忘记自己的根。另外,有的也需要明白在别人背后捅一刀是不可取的龌龊手段。

投票给反对党固然没有错,也不是见不得光的事,敢作就要敢当。不要认为可以支持但又不敢挺身而出,害怕失去每逢大选的‘横财’或福利。

另外,为了向执政党反映的人也应注意,如果反对党的人选也不是很理想,我觉得废票是更好的选择。那不代表你没有意见,而是认为两方都有待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