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July, 2012

接受 · Acceptance

有一句话让我感触很深——革命也要革个几十年,没有一瞬间的改变。

女性参加奥运是很久之后才发生的改变,变性人更换身份证上的性别显示也经由很多的争议。当然,同性恋者结为夫妻在最开放的美国也仍未得到完全的认可,让我不禁感慨,不同而和真的谈何容易。

变性、同性恋,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每个人选择不同的生活方式,而有的人就是无法在自然的条件中找到归属感,所以选择以自己的方式生活。一个人在出柜前和出柜后,体内流的依然是人类的血,一样需要呼吸,一样需要寝、食、喜、悲。

异性恋者未必就会结婚生子,所以是否就和同性恋者犯了同样的罪?为什么受到相等的斥责?

我们会因为环境不好、公司不好而改变处境,那为什么变性人认为自己的性别不符合自己的灵魂而变性就要受到歧视?变性人是无可奈何的出世条件,只好自己寻找改变的方式。那些出生原本漂亮的人还让自己堕落,是否就犯更大的罪?

什么是自然?自然不应该是人们普遍认定的状态,而是人们各自处之泰然的心灵自在。

当然,对另类的人我们难免会多瞧一眼,有时是因为好奇、因为欣赏,但最重要的是,我们的心脏能够苟同他们的存在,接受他们另类的自然,不同而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