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July, 2012

学习中文,没有所谓的标准答案

注:这是投稿至《早报网》的文章,在重整颖姿时加以收录。


近日来关注早报言论上关于华文怎么读的讨论,我也感受到中学生的困惑与无助。

我从小在华文家庭长大,却因为学校的熏陶而偏向英文。再说,小学的英文阅读理解篇章的问答题几乎都能以 It is because’回答,与华文相比可说简单得多。回头想想,我的华文水平并不差,但让我懊恼的莫过于永远猜不透设题老师心中的‘标准答案’,学习华文面前仿佛多了道始终穿越不了的隔墙。

直到我上中学参加图书馆为课外活动,整理华文书籍才有机会接触华文的世界,重燃对华文的热忱。其实华文并不难,只是被太多的‘标准答案’和日趋不合理的‘答题方程式’给害惨了。

我们把中国式的学习华文方式套用在本地学生其实并不管用。就以‘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为例,本地没有山路、没有柳暗花明的体会,导师要我们背用于作文只能用‘你去想象’来解释。追根究底,为什么要背‘无风不起浪,事出必有因’等呢?还不是因为作文的评分标准包括运用的成语、谚语、俗语等。但不妨想象,这种死背滥用的考试形式到底在考什么呢?文章一时显得考生有内涵,但字句地下并不蕴含内涵,只是考生死背的空壳。

其实学习华文的方式并不应该与生活脱节,而我认为台湾偶像剧就是学习华文的最佳途径。偶像剧不仅是男靓女俏的面孔和男欢女爱的剧情,更是让年轻人学习华文的最佳平台。例如《败犬女王》中的男主角表白时说“我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包括每一个标点符号都是真心的”,远远比“我说的都是我的肺腑之言”容易体会。同样是真心的体现,但前者却不需要深奥的词语,却能完整地表达一个人完全的真心——这才是学生应该学习的语言精神。

当华文教学脱离了生活,无法让学生产生共鸣并体会理解,华文便失去作为语言的意义。语言的存在就是人类表达情感和思想的工具,如果抽离生活,剩下的硬性标准问答题还有什么意义?

在中学时期,我的华文理解问答曾经吃过“鸡蛋”。我总认为理解问答的意义在于证明自己理解了文章,换句话分析文章以回答问题。后来导师给我零分的理由是‘你的答案没有出现标准答案中的词语’。说白了,就是理解篇章要求的是学生在篇章中寻找回答问题的句子,照抄无误在横线上。稍微换个同义词,少抄两个字,就算意思一样也是零分。

我曾经在一气之下问过老师,‘如果只需要照抄,不如直接要求考生用荧光笔在篇章中划出答案好了?’我的问题始终没有得到让我满意的解释,让我相信考试成绩并不代表一个人的华文语言能力。

许多中学考生努力为O水准华文考试准备,因为考好华文就能从此搁在一旁,好好准备其它科目的考试。如果上初级学院或理工学院不修读华文,可谓考后就永远‘摆脱’华文了。长远来看,一时的努力迎合考试标准争取文凭上的一个A,接下来是十年、二十年的搁置,意义又何在?

学生真的反感华文吗?其实不然。只是华文考试的准则太让人受挫罢了。

如果学生真的讨厌华文,KBox点播率最高的怎么会是中文歌?台湾偶像剧怎么会大受欢迎?《跑吧,孩子》和《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的电影怎么会吸引年轻人?

华文,不是用来‘读’的科目,而是学以致用,传递讯息的工具。出现了不合理的考试标准,应该是设法改善以回归生活,而不是把不实际的标准强加在学生自由的心灵,让他们误以为自己华文考不好,就是华文能力不佳。

感慨地回顾中学时期华文考试的无奈,只期许牺牲了我们这一代,尽快改进,否则等‘摆脱中文’的抗拒心态普遍化,中文恐怕就要和方言踏上同样的失传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