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November, 2012

家庭 · Family


2012年11月10日

明年的今天,大哥将会举行婚礼,接着就是搬进新的组屋,展开新的人生篇章。

所以说,我们一家人能够一起相处同住的日子,正式进入365天的倒数阶段。

虽然我们家里每个人的脾气、个性、喜好和习惯都很不一样,但就像美女的五官一样,五个看似普通的元素组合在一起,就成为极好的成品。

在某个程度上,我总觉得哥哥们记得自己是别人的孩子、是别人的情人,但常常忘记自己还是我的哥哥。

说真的,近几个月来,总觉得自己似乎在拉扯,努力想要抓住和他们在一起的最后一点时间。

搬走、结婚,虽然不代表从此分隔两地断绝来往,但是毕竟不住在一起,多多少少会有点疏远了的。哥哥在大学时期住过宿舍、我在理工学院时期出过国,这种疏远是预料之内的。更讽刺的是这种陌生感,并不陌生。

我们常常斗嘴、吵架、互亏。甩门、出走、打架,这些都是发生过,也没有必要否认的过去。事实就是如此——我们不完美,但是在内心最深处,我们都在乎彼此。

无论我们多生气,这一刻如果谁死去,我们绝对会悲哀。这,就是内心最深处的在乎。我们不会愿意失去彼此。

说实话,我的心很脆弱。有时我的嘴巴超级的贱,看不爽的人可能直接会被我形容为“看起来随时会犯罪的强奸犯”;有时候我很铁齿,不希望被同情的时候会叫你滚蛋。

可是我却超级珍惜这个家庭。尤其因为,没了家庭,我一无所有。

很开心看着自己的哥哥长大——上初级学院,为A水准读破头;入伍服役,晒黑又变瘦;升上大学,为课业废寝忘食;注册结婚,对另一半开始懂得呵护体贴。

我很难想象豆豆和妈妈看着我们一个个长大,装满我们的痕迹的屋子慢慢空缺。这也是为什么我不想要谈恋爱、安定下来的原因。

我们欠他们太多了;我太爱太爱他们了。

今天特别感伤,因为知道这一切很快就只剩下回忆和回音。在空荡的房子回荡,少了我看不下去的脏乱和衣服。

我们都需要长大,但是我不希望自己的成长,成为父母的伤害。

周六看着哥哥都去拍拖,黄昏时分,母亲独自在厨房烹煮豆豆的晚餐,豆豆默默地在餐桌独自用餐的轮廓。几次在周六从房间走到厨房,看到这样的场景,心如刀割,景象久久挥之不去,烙印在内心最深处。

很多人觉得,我不应该让父母成为我不常外出的原因,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你在乌节路购物的时候,脑海浮现那么一幕,你还有良心继续逛街吗?

我看着豆豆慢慢有啤酒肚腩、白头发越来越多、手指因为长年累月的努力弯曲而洗之不净;
我看着妈妈渐渐出现腰酸背痛的症状、体力和锐气慢慢削弱、在睡梦中仍皱着眉头。

你们的父母呢?你最后一次握着他的手、看着他的背、端详他的面孔,是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