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April, 2013

心无挂碍,无挂碍故

上个月的某一天,我们一家四人出席了大伯女儿出嫁的敬茶仪式。

因为上一代的一些事情,我们和亲戚在十多年间都疏远了。或许上一代有些恩怨,有些误解,或许当时很气、很委屈,但忽然发现——又怎样?

如果我们无法找到疏远的理智理由,是否就应该放下过去,重头再来呢?

以前不觉得传统婚礼很重要,今年才真正明白了其中的意义。


敬茶,不仅是传统,也是修复关系的平台和机会。如果我们仍然选择脱节,或许才是真正的不理智。因为那么想,所以当天早上出席了,为的是重修旧好,献上祝福。真心的祝福。


说实话…… 怀恨也是一天,感恩也是一天,何必用过去的恩怨,不分昼夜地折磨自己呢?如果没有什么杀父之仇,是否就应该好好相处,好好珍惜彼此,而不是等到失去了,才来后悔、惋惜?

十年的空白,换来了新一代的甘露。


我们说政府怎么跟不上我们的蜕变,我们说学校跟不上学生渴望的自由,但我们自己是否也常常跟不上时间的节拍?大家都在往前跑,是否想过,落在后头的、失去的,究竟是什么?


很多东西是可以弥补、取代的。

耳机坏了,可以买新的。手机弄丢了,也能取代。工作没了,再找就有了。

但这些叔叔、伯伯、姑姑,没有的时候,就是没有了。再也不可能取代,也不可能重来。珍惜,不是活在过去,而是握紧当下所拥有的。


《心经》中曰:心无挂碍,无挂碍故。

放下了心中的,才能包容脑袋的,重新接受眼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