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August, 2013

不明白

不知道是我太笨,还是有些事情根本不符合常理。

这几天我总在想,为什么议员出席社区活动,总是要迟1、2个小时(有时更夸张)?在学校的时候不都教我们凡事要守时吗?那为什么我们能苟同他们这样的行为?

其次,活动由基层领袖发动、筹办、主持、安排,为什么议员莅临活动,我们还要“谢谢”他们呢?难道不应该是他们谢谢主办的基层领袖,感谢他们让居民有聚集的意义?

在很多事情上,我自认是个EQ挺高的人,但在这方面,我又似乎成为了思维白痴。

有时候难免觉得,议员迟到几个钟头,是为了让主办者set好场,暖好场、把人数凑齐。那以此类推,算不算是在为了议员“做戏”呢?

新加坡的学生应该都经历过学生时期,无论是他校生参观还是校内义卖,只要有所谓的“大人物”来学校,厕所忽然有卫生纸、校内忽然摆满盆栽等。现在才发现,其实这个社会都是在为“大人物”逢场作戏。

为了举办社区活动,邻里忽然插上一些七彩缤纷的旗帜、区内一夜间多了很多盛开的花种、前一夜清洁劳工都加班并大肆冲洗邻里天花板和地板……

就算不知道是何方神圣要到来,但种种“征兆”一出现,就会觉得这种大费周章的做法,就为了明天上演一出戏。

我也很难评断这种现象的好坏。不好,因为甚为“议员”,却看不到社区的真实面貌。好,因为如果不是因为他们的到来,也是邻里天花板永远都布满蜘蛛网……………………

把这样的情况缩小来谈,是不是就像让名医诊病,但因为他的层次,故意装得健康完美?他没有办法看到病人的问题,而我们在离开诊所后,也依旧是脆弱的?

突然有那么一个想法——新加坡议员来当“卧底”,平时在选区内走走。不是大阵仗、一大批基层领袖跟团的走走,而是低调、不露风声地到邻里走走看看。没有旗帜、没有新花种、没有特别干净的洗刷,平均而言的真实情况到底是怎样?

或许高处不胜寒指的不是一个人的状态,而是一个人的心境吧——对于付诸努力已有些心寒。但愿有议员能够回到最基本的形态与人民接触,重新找到理解大家的奉献精神和热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