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December, 2013

同样的错误

……没有必要犯两次。

小时候的我几乎是亲戚孩子当中唯一的女生,所以一群男生玩在一起,我总是他们口中的“我们不跟女孩子玩”。

后来因为宗教关系,无论是活动还是课程,便有了所谓的“玩伴”。

那时候的那些人,对于现在的我而言,只属于过去,也只属于噩梦。那一关我好不容易跨越,真的没有想要再次去受那种煎熬和委屈。

这或许是作为我哥哥所不能明白的。对他们而言,我现在的脾气和坚定,可能只是一种霸道。但我也不想解释,simply because我没必要解释。

在最需要关心的时候,被所谓的朋友抢走了亲人,被所谓的朋友一再再捅了一刀又一刀,被所谓的朋友伤了一次又一次、利用了一次又一次。

那些过去的朋友,顶多只是我回忆中的废物。真的。

这些人对我的父母和哥哥来说,或许是很好、很棒,或者很可怜、很无辜的小孩。但她们背着我的家人,剥夺我的东西,造成我的伤害,我当时自己默默承受,是没有人能够明白的。

我知道。钱很重要。

在很多人眼里,我不结婚、没了正当职业,是败家女。

相信我——当我泄气或挣扎的时候,我也认为自己一无是处。

我知道钱很重要。但是我明白,比钱重要的东西,太多了。

你认为你帮忙别人,又有钱赚,但对于我而言,是把你的充实,建立于我甚至未结疤的伤口上。

同样的错误,再犯一次,可能我未必能在跨越,残局你也未必能收拾。

到时候的后果,更是大家无法承担的。那又何必呢?

如果保护自己是一种错,我愿意失去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