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January, 2014

由爱生恨 · 由恨生爱

2014年到来了,但我还是没有时间写2013年感想篇。最近工作时间安排得太紧凑,恐怕要等到20日才有空了呢。

最近接到大量的访谈记录工作,也从中逐渐爱上这份工作。所谓的transcription对我而言是比翻译容易的工作,因为不用大脑,只需要打字够快。

去年的这个时候接下第一个工作,才如梦初醒,发现工作的挑战。Transcription讲究的不但是打字速度的快、狠、准,也需要听力上够敏锐,分析并辨别各种发音咬字。另外,就像APA一样需要符合规定的模式,还要确认资料。

开始的时候觉得这份工作就像地狱一样,但后来逐渐由恨生爱。

为什么那么说呢?

因为每次的访谈内容都不一样,可以让我认识各种人、各种事,无论是新加坡的历史文化还是海龟生活经历,或者是本地机密的档案,都开拓了我对这个社会的认识广度和深度。

难得我可以静下来听别人说几个钟头的故事,培养我的耐性和专注力,何尝不也是一种训练?过程中遇到特别的词汇和形容词,往往在找资料中能有意外的收获,认识到不同的、另类的、意想不到的知识宝库。

第三,就是让我磨练采访技巧。我从工作中体会到爱抢话的记者有多讨人厌,什么叫以自己的认知为中心点的访问方式,也学习到什么样的问题能够鼓励受访者深入分享,还有不同阶层人士的思维和沟通特征和模式。

最后,就是训练我一心多用的能力。为了打字增速,我开始学会边听下一句,边写上一句。我开始能够预测,按照这个人的言谈模式,接下来说的是什么?追随问答两者的思路,也训练自己动脑筋的速度。

算一算,虽然我的作息时间和正常人有些不同,但加减到来也一样是工作6—8小时,有时甚至更长。听到不同的内容让我的脑袋一直都很满,很多资讯消化,也开始对自己的作品要求提高不少。

以上就是我想说的由恨生爱。

由爱生恨?

之前采访中国歌手/制作人曹轩宾,他的新歌《你不在北京》中的歌词写道——“若不在仍有爱时别离,就注定会在恨里相遇,这是简单不过的道理,但真的要明白,却真的不容易”。

以上两句话让我的印象很深,因为让我发现,生活中有很多段友情、亲情等,都是同样的规律。

一位感情特别要好的朋友即将离去,我们却努力保持联系,后来才觉得彼此是负担而相互埋怨,最后友情闹僵了,只能无奈远离。如果年轻的时候不要执着于“friends forever”,或许还能留下对彼此美好的回忆。

一位无法容忍他人幸福的某人,如果我们选择果断地斩断感情,或许还能给彼此留点颜面。但因为我们华人相信“血浓于水”,所以不理智地坚持,后来害到大家撕破脸,让你看到他的丑陋,让他在你的光芒中瓦解毁灭,两败俱伤。

我觉得自己有点老了。

因为年轻的时候会觉得“什么事情说出来,看大家能不能解决”。现在却觉得谈得来就联系,相处不快乐就干脆别联络,没必要多说什么。因为适当地为彼此留点空间,才能让感情不变质,反而能走得更长远。

2013年很不容易,但2014年要面对更严峻的挑战和考验。

我不能保证自己能完美应对,只求无愧于心,全力以赴。


总算写完一篇了。今晚一直在做transcript,然后准备明天要上的稿,忽然决定来写网志,但同样是Blogger,偏偏网站也和我作对。


幸好有F5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