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April, 2014

新加坡人缺乏同理心?个案不是结论

新加坡人是很奇特的怪物。因为我们对于国家的发展、改变、政策、文化、趋势、风气等,都有诸多怨言,尤其是新一代年轻人。

这可能跟我们所受的教育有关。我在就读中学的时候,学校开始强调“思维模式”和“寻找并解决问题”,所以我们开始对教育内容和环境有更强烈的意识。例如我们开始对比本地报纸和海外报导的差别,所以在大选期间有人抗议说本地传统媒体仍然不够主观开放。

我们学会的不只是解决问题,而是在环境中寻找问题。例如STomp的出现,让我们注意到生活中的人、事、物的问题。有些现象分明是错的,但有些则会引发热烈讨论。

言归正传——为什么说新加坡人是奇特的怪物?

因为我们只允许自己说国家的不是,但对于外界的批评,我们却会拼命袒护国家。

如果我们可以凭着个案来下定论,以偏概全,那每个人的看法都是一种结论。如果我们以STomp的种种个案为新加坡下定论,国人是否就是都会在地铁车厢上剪指甲、在公共停车场翻云覆雨?如果个案能够作为定论,国人是否就有权利针对驾跑车撞德士司机的外国人?或者在小印度闹事的外国人?

事实上,个案可能影响印象,但现象却不能总结为整体现况。

以通俗的说法,就是看个人运气。

我和同学到中国武汉浸濡的时候,遇过热情载同学去邮局的店长,也遇过把痰吐在同学毛衣上的老爷爷。同样的,我在新加坡遇过帮助我搬摄影器材的德士师傅,也在一次严重胃痛的经历中得到冷眼旁观的对待。

袖手旁观的不一定是坏人,可能只是警惕心比较高或自信心比较低的旁人。例如在外国看到行乞的路人,我也曾经迟疑过(导游有所交待),在地铁上偶尔没有让位给书包沉重的小学生,因为不懂得处理拒绝。这些都是参数,只能作为反思的例子,不能作为衡量整体好坏的度量衡。

最后想要说的是,新加坡有很多的第一都是政府和国人争取回来的,但就像奥运金牌一样,是当下的认可,但作为未来的标准,是否太沉重了?

有不足才有进步,新加坡人面对外界的质疑和观点实在不必太激动。人民冷漠,无论是个案或现象,都是值得分析的课题,说不定因此能带来更多的改变和视角。但是,现象毕竟只是现象,总结为新加坡整体的现况并不成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