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November, 2014

怪梦中活了一遍

做梦对我来说是很神秘的世界。

我在中一的时候,曾经发生过,因为做梦而睡过钟,结果醒来后到整个早上的经历,跟梦里一模一样,也就是说,早就经历了一遍。

但那种偶然的“巧合”可能只是觉得新奇,觉得自己有一点预知能力。另外一种梦,却也改变了我的人生观。

某年的一个晚上,我好像睡得特别沉。在梦里,我从医生的口中得知自己得了末期疾病,从心理的挣扎,到后来要亲自告诉家人、自己慢慢接受事实、准备自己的生后事、卧病在床的临终时刻、亲属的一一道别,我全都经历了一遍。

那场梦太长、太真实。

这种梦带来的不是恐惧也不是兴奋,只是在我睁开眼睛后,感受到一抹淡淡的忧伤。

“难道……这是第二次的机会?”

我心里是那么想的。虽然没有告诉任何人,但我用了一个早上的时间,来重新调适“自己还活着”的心态。

这种感觉很奇妙。因为我在梦里,已经放下了生活的一切,也已经说了所有的再见。忽然发现自己还要继续工作,还是需要关心身边的人,庆幸却显得些许沉重。

但这个梦,让我放下了很多。

突然有一天,我翻开了自己这些年来留下的纪念品——从小学到工作的岁月中,不同人送给我的纸条和礼物。这些东西我一直都小心翼翼地珍藏着,那一天却把好大的一部分丢掉了。

很难解释那种心情。就好像离婚的人已经不再需要那个戒指的束缚了吧?

多年来一直希望自己能够朋友多到数不清,在这个梦之后也开始理解朋友不需要多,真心的几个就够了。因为,在梦里,在我临终的时候,在我病床旁的人屈指可数,我却很窝心、很满足了。

当然,我在梦里也哭过。

为什么是我?
我该怎么办?
父母怎么办?


但因为哭过,才明白真实陪伴的重要。一起用餐不看手机的日子,一起散步不担心时间的时光,两个真心连在一起,是幸福也是道别。我很庆幸,醒来之后,这种陪伴还有下一次,但有的是幸福,却还不需要道别。

我在梦里,连遗书都写了。

别再责怪、不必唠叨,我的遗物就任大家适当地,甚至是随意地处理。

因为遗物,其实已经跟我没有太大的关系。

最重要的是,怪梦中活过的一遍,短暂却平静、满足。

我常常在思考:自己应该怎么去面对这“第二次的生命”?

其实周围的人不需要很多、自己的东西可能一样也不属于我、自己的价值或许没有小时候梦想的高、或许我只是平平凡凡地过了一生。

其实这样也能满足,只要怀有感恩和呵护一切的心。时间和数量都不是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