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December, 2016

你不也是双重标准

2016年,无论是在西方国家,还是亚洲,LGBTQ都成为热门话题。

热门话题?很好啊!大家愿意开始讨论,才听得到不同的声音。

所谓的蜕变,往往是从保守的群体,开始发表反对的声浪。

“一男一女,天经地义,孩子才能有正常的成长环境!”
“那些人生活乱,容易得性病!”
“我的宗教信仰告诉我,那是错的!”

然后就出现了革命性的“曙光”——从微弱的声音,慢慢增强。


*****

插个题外话:

一位新加坡记者出书说过,有些人认为这个世界越来越乱,越来越多灾难,但其实这些事情一直都在发生,只是现在资讯科技发达,信息传递速度变快,少了地域、语言、文化隔阂。

我要说的重点是:

所谓的“新时代”,不是同性恋变多了。这些人一直都存在,只是你不知道,他不敢说、他选择沉默。

就像时装流行趋势,喇叭裤一直都在,只是流行起来,比较常出现、比较受关注。不流行不代表不存在,只是变成默默地存在

*****

OK,回到重点。(HOLD住的气场)

所谓的“改朝换代”第2步:震耳欲聋的支持声

大家突然都很在乎,都很关心,支持声浪远远超过了反对声。要到这一步,是经过多年的拉扯,许多人勇敢地站出来,许多人因为勇敢而牺牲。

就是一种,放下小我,完成大我的概念。

无论是娱乐、政治、体育界,无论你喜不喜欢,你都会听到相关的讨论,听到某某人出柜,听到某某人站出来为LGBTQ出声。

这是2012年—2016年初的趋势。

YES,对我而言,这个阶段已经告一段落。

在这段时间里,你觉得反对的人在吗?还有人反对吗?

嘿啊,声量对调,但两者还是并存的。

还是一个没有结果的阶段。

*****

来到了第3个阶段:大家都有双重标准。

保守派觉得,一男一女才正常,无论是通过教育、辅导、宗教、家庭施加压力等方式,总觉得“是能够改回来的”。

开放派觉得,大家都有恋爱的自由!没有所谓的正常,只追求所谓的尊重个人取向!

但渐渐的,新的问题/共同点出现了


无论是开放派还是保守派,都很激动——
为什么你就不能尊重我的看法?!

于是开放派开始排挤保守思维的人,就像当初自己被排挤一样。

两者都觉得彼此不应该存在,两者,都不尊重彼此

TADA~ 共同点——互相否定,互相排挤,互相鄙视。

当年因为一个歌手出柜而抵制他,现在也可以因为一个歌手澄清自己不是同志而抵制他。

不觉得这种双重标准很无聊吗?这样的革命,根本不是进步~

因为人类还是在排挤彼此、否定彼此。

或许换了个主导位置,但还是一样有分别心

*****

所以呢?


真正的“革新”,不是接受,也不是反对,
而是在不知道彼此的想法时,也选择尊重


尊重别人的接受,尊重别人的不接受。
尊重别人的正常,也尊重自己认为的不正常。
尊重别人的不一样,亦要尊重别人立场的改变。

*****

问题原先出现在哪里?

我觉得是当支持LGBT蜕变成LGBTQ的转化过程。

因为我所认知的LGBT Movement,是要让大家知道,有一群人,跟我们认知的不一样。

后来的LGBTQ,开始追究的是每个族群想要被承认、认同。有的不在乎你怎么想,口号就是你要接受我。我。我!!!

然后保守派有历史撑腰也不屈服——你该尊重我!!!

当初的LGBT Movement,提倡的是博爱精神。无论是你“正常”还是LGBT,你都有爱的权利。

今时今日的LGBTQ,是一种偏向自私极端的“你必须认同”。字义上不是如此,但我看到的支持者(不是全部),有的的确有极端化的现象。

在生活中过于高调,在虚拟世界也什么都和LGBTQ挂钩——音乐MV、政治家,哪怕是一段两只同性狗狗很要好的可爱视频,都能掀起他们的自我保护言论。(狗就不能有恋爱自由?!怎么连狗你们也要“影响”?!)

老娘我只想看狗狗单纯的跳来跳去!

*****

然后,还有一种莫名的“挂钩问题”

你喜欢,我也尊重你。
你不喜欢,我也尊重你。
你不需要做任何解释。

所以,没必要说是你的主(广义的精神领袖)告诉你可以/不可以接受。

没必要说你的种族、文化、国家、历史告诉你可以/不可以接受。

无论你接不接受,都不需要别人认可,也不应该去改变任何人、影响任何人。

你的想法就是你的想法,你的观念就是你的观念。
不必解释,不必靠山,
不必施压,不必挂钩。

就这样!

为什么要生气一个人从异性恋变同性恋?

为什么要生气一个人从同性恋变异性恋?

啊你们是有业绩、有花红?

吵赢了明天三餐免费、不用工作、不用考试?

骂赢了明天可以当总统?

更重要的是——你气他,他就会改、应该改?

把自己的成就感、认同感,建立在别人的困扰上,有什么奖品?

不就是浪费时间,散播负能量?

你最初重视的尊重、博爱,不就变质了?

撇开这个课题,你做人最基本的涵养在哪里?

*****

今年,这些一大堆的争取和反对,让我思考了很多。

革命是好的。因为有关注就有方方面面的讨论,人类的思想才会进步。

例如这种问题,如果是5年、10年前问我,我不可能会去想那么多。

不变的是,10年前的我,10年后的我,都会告诉你——

我朋友性取向?他开心就好啊!
我喜欢的是我们合得来,
他为人真诚、搞笑、跟我一样疯!
善解人意;乐于助人!

你会在意你的挚友穿几角的内裤吗?

你会因为你的挚友蛀牙、少3颗牙而生气吗?

啊他们的性取向不也一样?

不关你的事、不关他人格、不关你们的友情啊!

*****

无论革命革多久,最后赞成和反对的人,永远都是并存的。

只有不同,而和,才是真正的思想进化。

01 December, 2016

当你不再是旁观者

近几年LGBTQ的课题闹得沸沸扬扬的——新加坡的粉红点集会(Pink Dot SG)、台湾的争取、美国的合法化,不得不承认人类社会又在经历新一波的蜕变。

我是个思想比较保守的人。无论是同性还是异性,我都不习惯,甚至有点不喜欢,情侣在大庭广众晒恩爱,卿卿我我。我个人是觉得,这种爱的表现容易让身边的人尴尬,在正式和家庭场合中更是让长辈不自在。

对于LGBTQ,我一直觉得是人类社会的灰色地带。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恶的自由,有争取的权利,也有反对的原因。我觉得人都有恋爱的自由,不需要太注重门当户对,更不需要谁家财万贯,因为如果没有实质的爱情,一切的外在条件都是屁。

我支持追求爱情的自由,但我也并不希望太快在新加坡合法化。

爱情,最基本就是关起门来,两个人之间的事。所以关起门来的,我觉得政府和法律的确不应该过于约束,所谓的“管太多”。毕竟新加坡有太多更紧要的课题,需要去关注、去解决。没有解决经济、外交和生活上的问题,爱情也只是个屁。

之所以不希望太快合法化,就是跟经济有关系。

我对国家大课题的理解不多,但我知道,作为一个小国,我们没有本钱得罪大国,也不可以过于偏袒哪一个国家。目前最有影响力的两个国家无非就是美国和中国,前者前卫,后者保守,所以我们不应该过于开放,也不能极力反对,才能取得平衡,以免影响外交和商业关系。

再来,是跟宗教有关。

新加坡是个多元种族宗教,甚至是国籍的都市。单是一个宗教,就有很多门派,同样的一部经,每个领导、每个信徒,都有不同的解读。为了保持中立,我们不能轻易地下定论,说谁对谁错,只要不极端,都要有容忍的本事。

就以外国来说,因为开放得太快,引起一些宗教份子的反感,因为无从适应,就用偏激的手法反抗。如果历史悠久、有权有势、人口比新加坡多几千倍的大国都无法完善处理,那我们根本经不起这种威胁,更不能因为一个课题,让我们的宗教、种族、社群出现分裂。

因为太快的合法化,换来的是一时的欢呼,以及长期看不见的危险——那不是成全,是另一种对LGBTQ的伤害。就像一个青涩的少年,看着学长很有自由,但他的父母仍然需要督导,却也要适时放线,少年才不会轻易铸成大错。成长虽然慢了点,但平稳很多。管的太严,少年会反抗、会与社会脱节,跟不上时代;管的太少,他可能犯下一时的错,可能失控。

我选择相信,新加坡的可贵之处就是中立,就是慎重,就是不过于前卫或保守。

现在要说的,才是重点……

以上是我这几年来的结论,直到近几年,我身边的朋友出柜。

所谓的灰色地带,关系到的都是一些跟我无关的人。例如流感病例增加,与你无关,你可以很理性的去分析、判断、剖析趋势。

但关系到自己亲朋戚友的时候,我反而思考的很少——我要我的朋友幸福。

就这样。

当我不再是旁观者的时候,我在乎的,不再是数字、政治、经济,而是人类的情感。

我不希望我的朋友因为自己的私事,活得如坐针毯,也不希望成为他们人生中触及而激动的话题。

我的朋友有权利找一个伴侣,跟大家一样,在人生的道路上互相打气依靠。

说到幸福,最根本的就是爱情的必然性。

所以我觉得LGBTQ在新加坡,其实没有太多争取的必要。我们政府要做的,就是稍稍放松(其实过于亲密的法律条规本来就没有严厉执行),放大容忍和宽容度。

而我们的人民,并不需要,也不应该效仿他人,硬是要一个开放的结果。

政府和人民,是需要磨合的,不是对立。

我相信我们需要的是时间——慢慢调适彼此的立场,参考他国改变的影响。

就像我们不希望政府严厉反LGBTQ一样,LGBTQ以及支持他们的异性恋者,也不应该过于偏激,硬是要被认同,硬是要大家接受他们的一切。

在人类社会方面,新加坡政府需要改善调整的问题很多,例如单亲家庭的问题。所以LGBTQ想要融入社会,就要学会跟社会慢慢地磨合,学会换位思考,学会理解国家接受度慢的必要性,我们的发展才能保持在一定的平衡点上。

后来想想,无论是发生在自己身上,还是纯粹旁观者的角度上,其实我的看法都一样。

没有经济稳定性、外交关系平衡的社会,有爱情自由只是屁。
在担心国际企业,担心极端份子威胁下,哪来的安定,哪来的家?

只有约束或只有开放的社会,人类社会便成了屁。
因为我们在改变中遗忘了最初成功的秘诀——包容、磨合、和谐、平衡。

为了自己要的结果而极力争取来的,不是爱情,是野蛮任性。
所谓的爱情,跟别人无关,不必在乎外人的审判,不必强迫别人给你个交代。
爱情,你给彼此个交代,给彼此家人安心,才是爱情,就是爱情。

你的爱情,不会因为一张纸而变得牢不可破,也不该因为被否定而破灭。
你的爱情,不该为了自己而毁了社会、毁了家庭、毁了最根本的情感。
你的爱情,不需要隐藏,也不需要高调宣言。
你的爱情,是靠两颗心的契合,两个人的经营,两个灵魂的承诺与陪伴。

在爱情的世界里,真心就是全部。
在家庭里,你的爱情就是你的根基。
在社会里,你的爱情,跟别人一点关系也没有。

我希望新加坡永远都能够做自己——不偏袒,不极端,
不走在时代最尖端,却也不让自己落后。

我的新加坡教我的是,给彼此需要的空间,
互相尊重,互相支持,不同而和。

言语宗教团结一致,并共同建设公正平等的民主社会。
并为实现国家之幸福,繁荣与进步,共同努力。

农历新年快到了,希望大家都能做自己,活得自在、活得精彩。
也拜托三姑六婆,别再催婚催生,要做个让晚辈敬重而能交心的长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