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February, 2011

公平

许多本地人都关注一样足以影响生活和度假安排的事情——大选。

大选要来咯!


星期六的一份晚报报道有关划分选区的争议:如切路不在如切区,让居民觉得怪怪的。

具体的报导我没有细读,但有关划分的问题对我而言是折腾新加坡本土和外来人民的问题。除了政治上公平与否的问题,更重要是平日的影响。毕竟那才是日常生活的大部分,不是吗?

就以我的住家而言,叫做后港,静山区(ChengSan),所以购物商场中的图书馆叫做静山图书馆。后来不知怎么的,我们无形地‘搬迁’成为阿裕尼选区(Aljunied)。在后港坊(Hougang Mall)对面的一个花园,又名为勿落什么的,隔几条街的花园又叫榜鹅花园(Punggol Park)。

名字换来换去,后港不像后港、似是阿裕尼而非也。

我觉得很讽刺,换个地区划分的名称看似芝麻绿豆,让所谓的参政人选得到人民的支持,为人民服务。但也就是这该死的名称,让海内外的人民晕头转向。

怎么说呢?

首当其冲的是德士师傅,假如一个外国人说是要去Bedok-View Park,大概就把车开到勿落找吗?找了老半天,在后港哦!

还有一个实际例子,我搭德士时师傅问我住后港哪里,我说体育场旁边。他问说后港,是反对党那里吗,我说是阿裕尼区的。咦?他说,阿裕尼不是在地铁East-West line吗?

这下可好了:到底是我疯了,还是他不识方向呢?

非也~ 这只是为人民服务的大选的战略之一!

为了一时的胜利,随意地划来划去,让人民听到如切又不肯定是指‘如切’的‘如切’,多棒呀!

新加坡就像中学历史课本中的一幅漫画一样,任人划分宰割,到头来还是一场悲剧。

26 February, 2011

屁股,你的还是她的?

前一阵子到淡滨尼购物广场的厕所时,听到一位母亲和小女儿的对话:

‘妈,我要尿尿。’

“哦。大便leh?”

‘我只要尿尿’

“为什么没有大便?没有大便麽?”


相信很多人都知道“大便”是很不雅的词汇,尤其是在诸多特别场合更不得使用。换句话说,没有人要知道你要去厕所干嘛,所以就所上厕所/洗手间/卫生间好了。

如果真的需要详细说明,也该用“办大事”、“需要多一点时间”等,婉转地表达。这是对别人的一种尊重,也是对自己人格的一种交待。


话说回正题,那位母亲把“大便挂在嘴边”,在厕所的五分钟内说了不下十次。为什么不需要、为什么没有、怎么会没有、几时才会有……

有时候真的觉得这些家长很好笑。那不是你的膀胱或什么的,怎么那么确定小孩的答案是错的呢?那孩子的声音听起来也有小学二年级吧?怎么还会问这种“你的膀胱怎么了”的问题呢?

如果是七老八十的或许还能因为‘水龙头松了’而明白其顾虑,但小孩子的身体也没怎么样啊!上厕所就不能只为了解决小事情吗?怎么一定要办大事呢?


《咖啡王子一号店》里的孔佑对那姐姐的执著,最后用作总结的词汇是‘习惯’。这让我感觉到大人‘习惯’的可怕。

习惯能够强迫一个人逼别人用自己的方式做事,甚至认为那是唯一的解决方法。

习惯足以逼迫孩子按部就班,失去年轻人脑袋发挥创作的能力。

习惯更叫人性难以捉摸,或者太容易把握,成为自己的死穴。

定时会做的事情久而久之就成为习惯,而之后就成为自然行为的一部分,缺少了思考的过程。就像那位妈妈一样,没有思考习惯性的关心背后的意义,成为多此一举的例子。

你的习惯,又怎么控制了你呢?

23 February, 2011

Lies- Yes and No

There are some things you should never lie about.

  1. Qualifications
  2. Results
  3. Occupation
That's pretty much all.

18 February, 2011

申请大学的心态

今天是申请大学的最后一天。


最近同学们都纷纷在申请个别学院和学科。

为了避免学生以买马票的心态申请(买越多中奖机率越大),每次申请都需要付$10行政费。

和同学讨论时发现,有些人的心态有些不健康。

有些人根本没有想要读大学的打算,只为了证明自己的成绩足以占有一席之地。换句话说,只是为了争一口气——不是我不能上大学,是我拒绝了大学。

说实话,我也一度有这样的想法。甚至不惜花多几十元申请多几间。

但后来想想,这对于真正想就读大学该系的学生是很不公平的。第一轮申请不如选,接下来就是让人灰心的面试,也是一种‘请求’了。

为了让自己的自尊心好过,牺牲其他人的前途,是否很自私呢?

当然,这也是教育系统的一种漏洞。

如果把这个问题放大,你能想象这种教育制度牺牲了多少学生吗?

长年累月的问题,后果是很可怕的。

16 February, 2011

Eggy Gaga

Just visited Youtube, and saw Lady Gaga's "spectacular" entrance at the Grammy Awards.



I was alright with the fleshy costumes and whatnot, but this? I don't know. Either too over the top, or her attempt to inspire local *ahem* business. New style, lower price, more job opportunities.

Come to think of it, not bad.

14 February, 2011

崇洋——全球化的灰色地带

注:这是投稿至《早报网》的文章,在重整颖姿时加以收录。

[8747] (2010-02-05)


        不久前收到某个机构的电邮,准备让我成为正式的实习生。我一直都十分期待职场实习的机会到来,直到我读到电邮里的一项要求——“XXX机构有一个习俗,请事先为自己取一个‘洋名’(工作交际需要)”。
  读到此,我不禁纳闷,华人的华文名字真的就那么见不得光吗?从古至今,人皆有姓名,甚至有号、字等的区别,因场合及身份而异。随着世界瞬息万变的蜕变,一部分的文化已经流失,剩下的只有姓名,多则四个字,少至两个字。与其说是‘简化身份’或‘交际需要’,不如说是文化的流失。
  我在过去的工作经验中也曾经发生过类似的问题。老板因为华文水平低,因此自动提议为我取个洋名,以方便他记得。当时我拒绝了他的要求,因为我认为记得我的华文名字也是一种种族文化的尊重。
  就读小学的时候,老师常常提醒我们不可以为同学取外号,要尊重大家各自的姓名。回想至此,我开始思索,洋名称得上是一种外号么?我认为那是对自身文化的一种背叛和鄙视,‘方便’也成了一贯泛滥的借口。为什么华人却迟迟未醒悟,理解自己姓名背后的文化价值?
  眼看罗志祥等艺人以洋名称之,又有多少西方艺人会一样积极为自己取华文名呢?我们没有看见Beyonce、Lady Gaga、Jason Mraz等歌手为自己取华文名,难道这就代表他们不能进军异国市场吗?难道Lily、Geraldine等洋名就能够和华文名的意思与象征画上等号?
  全球化是多方位、多方向的趋势,人们必须跟得上发展的脚步才不会被淘汰。面对异族文化,人们的确应该保有正面态度,积极学习并以宽阔胸怀容纳。但是,随着‘融合’和‘取代’的概念渐渐混淆,华人必须认清两者之间的界限。否则,华人在不久的将来不是‘蜕变’成地球人,反而‘退(步)变(质)’成可悲的‘无根族’。



  林慧颖

中文系:我逆流的快乐

注:这是投稿至《早报网》的文章,在重整颖姿时加以收录。

[8554] (2010-01-14)


        我是义安理工学院三年级的学生,在2010年年末将到中国武汉修读四个月的课程。这将是我第一次长期离开新加坡,可说是百感交集。

  我是在华语家庭长大的女生,因此修完中学课程后,十分向往中文媒体的发展。选择了中文系并不是一个完全没有后悔过的抉择,但是也因为如此让我看清了新加坡生活的方程式。

  就和本土发展一样,本地人要在社会立足的时候往往是向往前人走过的成功道路,总觉得万无一失。经过长年累月的思维影响,理工学院给许多人的影响是‘次等学院’的选择。而中文系也没有其他课程的长久历史,因此许多人更无法苟同该系的潜能和重要性。
  回头看过去的两年里,有许多人问过我修读什么科系。就像著名部落格女王下雪所面对的反应一样,许多人的回应都是冷淡或否定的。有些时候我会理直气壮地争取说服他们的机会,有些时候则独自思考中文系对我的重要性。
  如果快乐指数是衡量对错的一把尺,在中文系的两年里我比在中小学的十年更快乐。如果人生的充实度是衡量对错的那把尺,我认为在中文系度过的两年比在中学的两年充实得多。如果真实性是衡量对错的一把尺,在中文系度过的日子无比地真实,因为我有了人本应有的教育选择权,让我所吸收的知识最有真实性也最深刻。
  否定我的人最初虽然动摇了我的心,后来却巩固了我的立场,化成我迈进的力量。所谓“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当我在本地的生活方程式定律中,推翻了理科重要的理论、打破‘二流学府’的刻板印象后,反而看清楚自己要走的人生道路——虽然没有效仿的方程式,但却也因为如此能够留下自己的足迹,挥洒青春。
  不久前因为修读的摄影科目要求,我们一群中文系的学生到出租摄影器材到校外拍摄。当时我们搭了德士,和德士交谈了几句。听说我们是中文系的学生,就断断续续地谩骂——这科没前途!天真幼稚!薪水低!最好的还是经商科!
  当时的我们有点吃惊,但却是宝贵的一堂课。从德士司机的话中,他的人生似乎也是本地生活方程式的‘信徒’之一。其次,本地中文媒体走不出小红点,就是因为众人投了不信任的一票。就是因为如此,难得的梁导演的大胆才会得到喝彩与赞扬。他对于中文媒一票足以开拓一个属于他的市场和舞台,在中国等异乡拼出属于自己的天空。
  人因梦想而伟大,如果年轻的学生个个投入受欢迎的科系,本地的竞争力也将逐渐衰弱。因此,拥有稍似‘初生之犊不畏虎’的稚气和傻劲儿何尝不是一种发展的可能性?另外,英文有句话说Love your work and you never have to work again,说明了薪水并不是最重要的。对于工作有热忱与希望才能不断进步和为自己增值。
  如果能在遇见那位德士司机,我想问问他:“至少我对于到中文系上课的每一天都是愉悦欢喜的,那您呢?”
 
 林慧颖 新加坡义安理工学院人文学院中文系三年级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