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November, 2013

衣服太小,只因为人长大了

以前听过那么一个故事:

某个国家的贫民孩子喜欢踢足球,但没有钱买足球,就以各种捡得到的材料制成了一粒球,赤着脚在荒地上玩乐。每次的“足球”都不一样,所以孩子们总是研究出不同的踢法,无论是技巧还是力道方面都逐渐掌握。

15年后,这些孩子成为技巧纯熟的专业足球员,才第一次踢到真正的足球。

而某个富有国家的孩子在看足球赛的时候,忽然产生了兴趣,便告诉父母:“我想学踢足球!”

父母载孩子到购物商场,挑选出明星专用足球、职业选手球衫、足球裤、优质棉袜、以及最新人工体学设计的高级足球鞋,并且找到区域内最好的足球教练来教导孩子。

事隔数月,孩子忽然在电视上看到了林书豪,便告诉父母:“我想学打篮球!!!”

名贵的足球配备从此只能在衣柜角落,随着灰尘积累隐隐叹息。

***************

以上的故事总是提醒着我,一步登天的结果往往是昙花一现。真正的成功,是从自己最烂的状态开始,凭着努力、学习和进步,从基础慢慢建立成功。

我曾经高傲地认为DSLR只是噱头。有什么是我的小型数码相机(compact camera)做不到的?

后来在工作上长期使用小型相机,长达两年后,忽然开始觉得我想要捕捉的角度、事物、画面,是全自动化的小型相机所无法满足的。所以在离开工作不久后,我买到了生平第一架DSLR。

接下来的一年里,我通过实地采访,渐渐了解相机功能,才明白了DSLR的魅力所在。但有些时候看到“专业摄影师”都带了很多配件,总觉得——真的有必要meh?西北夸张啦。

这样的满足状态在近期内又出现了变化。

我开始觉得单凭DSLR的画面,也不足以满足我的要求。我忽然发现闪光灯的好处和魅力。

And my point is?

有个军营特种部队的教官说过:加入的新兵之前都觉得自己是部队里“最强的”,所以到了特种训练总是无法放下自尊讨教。因此教官对新进士兵的第一句话总是:你在特种部队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学会跌倒、承认跌倒、面对跌倒。

如果我一开始就拥有了DSLR,我可能永远都不知道它真正的“高档次”是什么。我可能无法真的体会它的好、它的不简单。从没有闪光灯到觉得自己需要学习闪光灯,也是重要的改进过程,以后就会知道什么时候才真的需要它,以及它真正的好处是什么。

就因为我这种穷孩子的往上爬法,我不必像个笨蛋,什么活动都全副武装,反而学习怎么随机应变。

就像那群穷孩子一样,从最简单的配备中慢慢揣摩。

不要让自己买一件大T恤,再把自己吃胖来衬出衣服的版样。而是随着自己长大,慢慢增大衣服尺码。这说法是不是比较合理呢?

19 November, 2013

他她他 Three Peas In A Pod 观后感

今天和一位朋友去看庄米雪的最新电影作品《他她他》,也似乎是今年来我到戏院看的第一部电影。


电影剧情主要是三个来自不同国家的年轻人,决定通过毕业旅行进一步认识彼此,也为留学生涯划上句点。年轻人的三角恋情,真的可以很复杂。

剧情+剪辑
因为某些工作原因,我不小心猜到了故事的结尾,所以惊喜指数并不高。电影的某些部分有些拖拉,而故事的结尾则有些草率仓促,故事的真实性也随之锐减。不过总体而言,是个不错的本地电影,值得一看再看。

如果要比,这部电影的剧情复杂程度好比《不能说的秘密》,但更复杂10倍。剧情具有一些深度,在编剧和取景方面都下足心思。

演员阵容
看过很多网民对于三个人互动的顾虑,其中我也想知道,辰亦儒是否会因为英语不好,而减少与Alexander的对话?但庆幸的是,编剧并没有闪避这一点。但身为“精英”角色,辰亦儒的英语还是有点让人不舒服,但勇于尝试也值得称赞。没有了其他飞伦海成员的陪伴,辰亦儒的演技明显有所进步,演技比《终极一班》系列讨喜多了。选择让他在电影中唱现场,也是一个值得鼓励的做法。配音谁都会,现场才是实力。

有人说Peter Park的角色根本就是为Alexander量身定做,我也那么认为。他的演技不错,可惜没有机会听他在电影中唱歌。总觉得他的角色性格比较不稳定,欠缺总体性。不知道为什么,他的镜头当中,最不自然的竟然是他说韩语的时候。

新人柳勝美的演技可圈可点,同样是用新人为女主角,庄米雪的选择比《天台》好太多了!勝美的演技十分细腻,最值得注意的是她在最简单的镜头中,或者当主角不是她的时候,仍然十分投入,也加了一些具有辨识度的特色。唯一让我觉得不舒服的就是她有点形象包袱,笑的时候像拍照时故意弄个超尖下巴的角度,反而少了点自然。最难诠释的哭戏有些夸张,但不怕破音的演技也算是值得赞赏了啦。



电影卖点
这部电影比较适合思想前卫的年轻人,以及热爱偶像剧但又想寻找新鲜感的戏迷。电影中有许多风景,也算是额外的亮点。欣赏庄米雪的不自恋,把焦点让给了三位主角。

评分:3.5/5

语气闯了祸

如果现在不熬夜写,恐怕接下来更是拖到…… 不知道几时啦。


9月份回了马来西亚一趟,参加表哥的婚宴。回国后就一直忙着筹备大哥的婚礼,也在本月10日圆满结束,今天早上到机场送行,算是完成了婚宴以来的所有任务。

今天早上也发生了一件让我很懊恼的事。

不久前我发了电邮到X公司申请活动通行证(media pass),而负责人今天早上热心地回电,表示批准。但由于在机场,所以收讯出了点问题。其次,因为近几个月来接到很多莫名其妙的行销电话,所以习惯性地问“请问打来有什么事吗?”/“Sorry may I know what you're calling for?”

因为每次问“May I know who is this calling?”,卖保险或诈骗的都故意含糊不清地代过,企图延长通话时间。所以我习惯问打来什么事,注意听出“insurance”、“survey”等词汇。

可能因为语气有些急吧,不小心得罪了活动负责人。我必须说,我语气上是有些问题,但真的不是嚣张/有恶意。而且后来想想,问别人打来有什么事,在华人观念来说似乎有些“侮辱”的含义。

后来因为收讯问题,通话到一半就什么都听不到,所以只能连连道歉,然后无奈地挂断。后来良心真的很过意不去,就写了封电邮解释道歉。

至今没有下文。

在某个程度上,我自己很该死。因为收讯不好的时候,根本不应该接,因为不是第一次造成误会。怪自己太心急。

也因为太心急,一时没注意口气,也没法好好分析情况来解决。该死x2。

对于负责人会亲自打电话通知,我真的很感恩、很感恩,也不愿意因为自己这样的错误,误了公事。除了道歉,我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做什么。

气自己,很懊恼,也很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