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April, 2014

活着,别留下任何遗憾

距离创始YOLOsg.com已经有一年半的时间,最近对于这个网站感触特别深。


网站设计已经更新两次了,但以上是最初的介绍图。

“生命不能重来”,这是很理所当然的事,却也因此变得无比可贵。

过去的44天对我而言是不断地自我改进,但我还是像往常一样地活着。但是对于马航MH370乘客家属而言,却是何等的煎熬。每一次的新消息引发新一波情绪,接着消息反反复复,我们看得烦,对于他们而言更是在伤口上划上一刀又一刀。

还有近期韩国客轮沉船,载着许多家人的宝贝,又是另一次让人心碎亦让人愤怒的新闻。

生命脆弱,绝对不要留下任何遗憾。

弟子规中有写到,“出必告,返必面”,现在才明白其中的用意。有些人不珍惜生命,但有些事情不由得人决定。或许今天是你的最后一天,或许这是你最后一次跟他/她说早安、晚安、再见。

虽然我创立网站是要鼓励大家多读华文资讯,鼓励年轻人寻找购物和打电动以外,让生命更有意义的新尝试,却也感受到把握生命的重要。

如果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或许谁迟到根本不足以成为吵架的原因。
如果这是跟父母在一起的最后一天,你是否还会选择远行?

正当你觉得,“好不容易”长大了、成家了,脱离这个家庭,有自己的空间的时候,是否有想过,过去的30年虽然让你觉得腻,但你接下来的50年是另一段规律的生活?而你在过去30年体验到的,会在接下来50年里慢慢失去?

如果你懂得这么想,或许你会发现,在你生命中的每一个人都值得去认识、去珍惜、去疼护、去感恩。

今天想做的,想说的,都不要怠慢,但最重要的是,别忘了感恩。

19 April, 2014

饮食禁忌:我的地雷

我对饮食不是很了解,要求也很低。对于西餐文化的杯杯盘盘还有一大堆的餐具,我仅仅略知一二。但是有些饮食禁忌,却是我的地雷。


(1)剩下

大多数的人都不喜欢吃别人“剩下”的食物,所以我总觉得,如果你点的菜分量太大,就应该在开动前先分在一旁或给朋友。只要你一开动,再给别人就是你“剩下”的。

我从来就不吃别人剩下的东西,一是因为卫生(口水!!!!!),其次是因为尊严。怎么处理分量太大的食物也能体现一个人的修养和思想。

菜一端上来就说“分量很多,大家要就拿哦!”是乐意分享的人。
菜端上桌,在开动前会把多的分给别人,那是尊重。
明明清楚知道自己吃不完,却等到“吃剩”才问别人要不要,那叫做先顾自己,再来装作珍惜食物的虚伪派。

我还有一个怪癖:别人用餐打包给我的,几乎都不吃。因为总觉得是别人一整桌吃剩的,才打包给我,不卫生和伤自尊指数爆表。

11 April, 2014

新加坡人缺乏同理心?个案不是结论

新加坡人是很奇特的怪物。因为我们对于国家的发展、改变、政策、文化、趋势、风气等,都有诸多怨言,尤其是新一代年轻人。

这可能跟我们所受的教育有关。我在就读中学的时候,学校开始强调“思维模式”和“寻找并解决问题”,所以我们开始对教育内容和环境有更强烈的意识。例如我们开始对比本地报纸和海外报导的差别,所以在大选期间有人抗议说本地传统媒体仍然不够主观开放。

我们学会的不只是解决问题,而是在环境中寻找问题。例如STomp的出现,让我们注意到生活中的人、事、物的问题。有些现象分明是错的,但有些则会引发热烈讨论。

言归正传——为什么说新加坡人是奇特的怪物?

因为我们只允许自己说国家的不是,但对于外界的批评,我们却会拼命袒护国家。

如果我们可以凭着个案来下定论,以偏概全,那每个人的看法都是一种结论。如果我们以STomp的种种个案为新加坡下定论,国人是否就是都会在地铁车厢上剪指甲、在公共停车场翻云覆雨?如果个案能够作为定论,国人是否就有权利针对驾跑车撞德士司机的外国人?或者在小印度闹事的外国人?

事实上,个案可能影响印象,但现象却不能总结为整体现况。

以通俗的说法,就是看个人运气。

我和同学到中国武汉浸濡的时候,遇过热情载同学去邮局的店长,也遇过把痰吐在同学毛衣上的老爷爷。同样的,我在新加坡遇过帮助我搬摄影器材的德士师傅,也在一次严重胃痛的经历中得到冷眼旁观的对待。

袖手旁观的不一定是坏人,可能只是警惕心比较高或自信心比较低的旁人。例如在外国看到行乞的路人,我也曾经迟疑过(导游有所交待),在地铁上偶尔没有让位给书包沉重的小学生,因为不懂得处理拒绝。这些都是参数,只能作为反思的例子,不能作为衡量整体好坏的度量衡。

最后想要说的是,新加坡有很多的第一都是政府和国人争取回来的,但就像奥运金牌一样,是当下的认可,但作为未来的标准,是否太沉重了?

有不足才有进步,新加坡人面对外界的质疑和观点实在不必太激动。人民冷漠,无论是个案或现象,都是值得分析的课题,说不定因此能带来更多的改变和视角。但是,现象毕竟只是现象,总结为新加坡整体的现况并不成立。